贵州电力市场化改革试点的实践与思考

2017-10-09 17:21:57 大云网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投稿web@sgcio.com
2002年,以《关于深化电力体制改革若干问题的通知》为标志的国发5号文,拉开了中国第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序幕,实现了厂网分开,打破了电网独家办电的格局。2002年至2013年电力体制改革十年来,我国经济发展和电力需求持续增长,全国电力供需形势总体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可以说,电力供应形势紧张是电力市场化改革进程缓慢的主要原因。
 
2014年以来,受宏观经济形势下行的影响,全国电力供应形势从紧张转为宽松,2015年全国煤电机组平均利用小时数仅为3920小时,创下近20年最低纪录。2016年全国装机已超过15亿千瓦,装机的增长速度已连续三年超过电量的增长速度,电力行业出现了产能过剩。可以说,经济新常态和电力行业产能过剩是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顺利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的契机。
 
国家推进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路径和目标
 
2015年3月15日,中发9号文——《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的出台,标志着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开始。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中,国家强调的是顶层设计,可以说9号文是总设计方案,对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作出了总体部署,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关于推进输配电价改革的实施意见》等6个配套文件是施工图,各省区的电力体制改革试点都要在这个框架下进行。
 
9号文提出了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总体思路和基本原则,明确了近期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的重点任务。突出“三放开,一独立,三强化”,即按照“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构架,有序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有序向社会资本开放配售电业务;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建立相对独立、规范运行的电力交易机构,形成公平规范的电力交易平台;进一步强化政府监管,进一步强化电力统筹规划,进一步强化电力安全高效运行和可靠供应。
 
在组织实施方面,国家要求整体设计、重点突破、分步实施、有序推进、试点先行。这说明国家推进电力体制改革是慎重的,稳妥的。2015年国家发改委批复综合试点省份有贵州省、云南省和山西省,2016年新增了广西壮族自治区,之后又增加了北京、海南等11个试点。输配电价试点是深圳市、内蒙古西部、安徽省、湖北省、宁夏回族自治区、云南省和贵州省,2016年输配电价试点省份已达18个,拟于2017年全面实行输配电价。售电侧改革试点是重庆市和广东省,但全国售电市场积极性很高,截至2017年1月底,全国已在工商注册的售电公司6389家。2016年10月8日,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又出台了《售电公司准入与退出管理办法》、《有序放开配电网业务管理办法》,推进了售电侧改革的进程。可以说,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是以市场化改革为标志,通过实施电力市场改革降低社会用电成本,这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是能源领域市场化改革的重大突破。
 
2017年2月22日,全国电力体制改革座谈会在昆明召开,这个会议是国家电力体制改革的阶段性总结,也释放了国家2017年电力体制改革的最新信号,明确了2017年电力体制改革的思路——四个有序加快:一是有序加快放开发用电计划;二是有序加快放开配售电业务;三是有序加快放开市场定价;四是有序加快放开交易机构交易业务的覆盖范围。四个规范:一是规范输配电价;二是规范优先发电权和优先购电权计划;三是规范自备电厂;四是规范局域网。四个加强:一是加强电力交易机构建设;二是加强电力行业综合监督;三是加强电力行业的信用建设;四是加强市场信息共享。
 
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标志是电力市场化改革
 
电力体制改革前后,电力购销模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电力体制改革前是电网企业统购统销,电网企业既是买家又是卖家,向各发电企业购电、向各类电力用户售电,上网定价和销售电价均执行政府定价,以电力购销价差为其主要收入来源。发电企业只与电网发生买卖关系,市场营销相对简单。由于电力供需形势总体供不应求,第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市场化进程推进比较缓慢,只是在吉林、四川、湖北、广东等个别省份进行了大用户向发电企业直购电的试点,东北、华东等电力市场的试点也以失败告终。
 
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后,将逐步转变为以市场化交易为主的电力购销模式。除居民、农业、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等用电不进入市场、继续执行政府定价外,其余用电将逐步进入市场,通过市场化交易发现并确定电力价格。在电力市场化交易中,电网企业将无歧视公平开放电网,其主要收入来源为政府核定的、以“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核定电网公司的输配电价;发电企业和电力用户通过相对独立的交易机构开展直接交易,自主确定交易价格,实现电力购销由政府定价向市场定价的转变,通过市场建立价格形成机制,从而还原电力的商品属性。所以说,市场化改革是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标志,旨在发挥市场在资源优化配置中的作用。
 
在市场化竞争中,目前电力产能过剩,市场低迷,企业间竞争激烈,在这种情况下电力交易价格将会下降,而当电力供需形势紧张、电力供应能力有限的情况下,电力交易价格也应该能够反映电力供需的变化,不应该只降不升。由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交易价格才是真正的市场。
 
贵州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试点的成效
 
推动电力市场化改革创新,实现全国首创“五个第一”
 
2014年以来,面对宏观经济下行、贵州省内稳增长压力的不断加大,贵州电网公司多次向贵州省政府建议,尽快组建贵州电力交易中心、推进电力直接交易,率先在全国开展“先行先试”。2015年2月,在9号文出台前,贵州电网公司经贵州省政府批准,成立了全国首个电力交易中心,开始推进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的直接交易。
 
9号文出台后,贵州按照电力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方案,于2016年3月28日率先在全国建立了首个相对独立、规范运作的多股东有限公司制的省级电力交易中心,随后,成立了全国第一家省级电力市场管理委员会并制定了章程,出台了全国首个电力市场交易规则《贵州省电力市场交易规则》。贵州电力交易中心结合电力市场交易系统建设,在全国首创了电力交易指数,为政府经济运行决策提供参考。同时,贵州还成立了综合试点省份第一家注册资本最多、供电面积最大、有民资和外资参与的混合所有制的贵安配售电公司。这些都是贵州推动电力市场化改革不断创新的重要标志。
扫描关注电力交易微信公众号